和记娱乐h88官网_www.h88.com_和记娱乐h88

您的位置首页  湖南生活  文化

新型城镇化进程中湖南少数民族特色文化产业发展研究

新型城镇化进程中湖南少数民族特色文化产业发展研究  新型城镇化建设与特色文化产业之间可以实现有序的互动发展,两者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系,我们需要促进两者有序互动地发展…

原标题:新型城镇化进程中湖南少数民族特色文化产业发展研究

  新型城镇化建设与特色文化产业之间可以实现有序的互动发展,两者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系,我们需要促进两者有序互动地发展。

  少数民族地区新型城镇化的发展与建设,需要融入特色文化要素,需要发展特色文化产业。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推进文化建设,可以通过文化,有效地向彰显本区域的特色;可以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不断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通过特色文化产业链的延伸与拓展,可以带动更多的就业人员,缓解就业压力,可以促进城镇经济有序平稳地发展。特色文化产业的建设与发展,需要依附于城镇来彰显地域的特点与差异,它在城镇化的进程中可以获得更优化的发展。

  在国内,本课题相关研究如下:一是关于新型城镇化研究。城镇化一直是学术界研究的热点课题。相对于传统城镇化,我国新型城镇化的提出不仅在各地区域实践中得到了全面应用,也在理论界引起了广泛的共鸣。近年来,诸多学者对新型城镇化展开了大量的研究,尤其在新型城镇化的内涵、特征、动力机制、发展径与模式等方面推出了一大批相关研究。周冲,吴玲(2014)在借鉴国外城镇化建设经验的基础上,以我国经济欠发达地区为着眼点,认为我国经济欠发达地区新型城镇化的径在于创新管理体制,更新思想观念;以大中小型城镇并行的道推动城镇化发展;以“城镇经济区”规划引领城镇化发展;以产业集群化支撑城镇化发展。二是关于城镇化和文化资源开发的关系研究。何一民认为:城镇化和文化资源开发并不矛盾,城镇化虽然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但城镇化没有固定的模式,每个国家的城市化都应与本国的传统文化和历史紧密联系在一起,我国也一样。今天的城镇化更需要传统文化的发展,并且文化资源开发应成为城镇化的推动力[2010]。三是关于城镇化中文化资源和开发不够的原因研究。在城镇化进程中,地方传统文化资源面临的解构和是显而易见的。刘士林认为“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作为主体的人在文化和价值判断上出现的严重问题。”在消费文化的影响与下,国内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我国有哪些优秀的传统文化,这是很多地方把包含传统文化资源的建筑看做是城市发展的“负担”,毫不怜惜地拆除和丢弃的主要原因之一。如何重建人们对优秀民族文化资源基本的判断力和日常化的亲和感,是我国在城镇化进程中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2010]。四是关于文化产业和少数民族特色文化的研究。对文化产业研究的具体著作如:江蓝生等编著的《中国文化产业蓝皮书》是对区域文化产业发展的研究;孙安民的《文化产业理论与实践》、罗争玉的《文化事业的与发展》是对文化现状分析的研究;叶朗等编著的《中国文化产业年度发展报告》是对文化行业的发展研究。对少数民族特色文化研究的理论有:论文《伊玛堪与摩苏昆比较》是对多个少数民族文化比较的研究,是对赫哲族文化和鄂伦春族文化进行比较研究的;对中外少数民族文化比较的研究,国际学术交流课题《中国赫哲族与日本阿伊努的文化比较研究》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少数民族文化的总体性的研究,有许万邦主编的《中国少数民族文化通论》等等。何星亮,在城市化进程中应加强对青少年的传统文化教育,使全社会形成自觉传统文化的意识[2011]。阮仪三,快速城市化过程中,保持地方文化资源特色至关重要[2012]。

  在国外,本课题相关研究,一是关于民族文化资源研究。现代英国人类学鼻祖泰勒 在《原始文化》中最先定义了文化内涵,它是包括知识、、艺术、、法律、习俗以及任何人作为一名社会而获得的能力和习惯[1992]。艾里克.科恩(2001)认为有效民族文化资源,开发独具魅力的民族旅游产品,文化资源的真实性和原始性是一个地区民族旅游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二是关于城市化中文化产业发展的深入研究。如对文化产业的个案研究、区域研究、行业研究、产业布局研究、城市特色文化资源开发的研究[希瑟·费尔德,2002;汤姆·奥里甘,2007],等等。美国学者约瑟夫·派因与詹姆斯·吉尔摩提出,“体验经济时代”已经到来。文化资源与旅游开发互动也是当前比较流行的一种地域文化开发与传承模式[1998]。

  国内外对于新型城镇化进程中少数民族特色文化产业发展研究的文章、书籍等很少,也没有形成系统的研究理论。只能通过文化产业的相关理论延伸到民族文化中,同时,从国内外对民族文化的发展给一些。为了加强文化建设,出台了诸多政策措施,如有关民族文化发展的政策规划,有关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整理与的政策措施,有关历史文化名城发展的规划等。事实上,少数民族文化的内容相当宽泛,将其梳理清楚常不容易的事情。这就需要进一步的整理、分析、探索以及研究,力求做出更多实质性的突破。综合运用多种手法对文化问题进行描述和研究,从一种新的角度对文化理论进行新的探讨和挖掘。文化产业在全国,乃至全世界来说,都是一项全新的事业,对于湖南经济文化发展落后的少数民族地区来说更是如此。由此,文化产业新的发展阶段,湖南少数民族地区应该响应国家政策,创新发展思,推进特色文化产业发展模式,开拓市场,走民族文化产业可持续发展道。

  1.有助于落实党的十九大。民族特色文化产业是指各少数民族文化资源的开发和产业化运作,由市场化的行为主体实施的,进行生产、再生产、储存、分配民族文化产品和服务的系列活动,目的在于满足人们文化消费需求。主要是指与人民群众的文化娱乐生活密切相关的具有民族特色的文化产品制造业如民族工艺品、旅游纪念品、民族刺绣产品、纺织品等、民族体育业、民族文化音像制品生产、民族文化旅游业、民族歌舞表演经营、民族出版物的生产经营、民族医药的生产经营、民族饮食文化的经营等。充分发掘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积淀,发展丰富多彩、各具特色的文化产业,提升文化产业发展水平和整体实力。

  2.有助于理论研究的深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城镇化在不同阶段会产生不同的核心问题,其影响因素不断地发生变化,原有的推进城镇化进程的理论难以完全涵盖当代新型城镇化的问题。同时,新型城镇化有其特殊性,有必要对当代中国新型城镇化发展中所涉及的突出问题进行深入详尽的研究,并在此基础上对民族文化资源的传承与相关问题进行研究,并提出相应的产业发展。

  3.有助于实践的发展。从实践层面看,民族传统文化资源在当今处于一个特殊的尴尬的,即大部分的民族传统文化资源在快速城市化过程中已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的同时,又受到了全球范围内的高度注视。这些具有历史价值和科学价值的民族传统文化资源,是人类认识自身与社会发展的一面重要的“镜子”。与此同时,我们的前人也在不断努力探索民族传统文化资源的与传承,走科学的“产业联动”开发之也被是有效而可行的。发展特色文化产业有利于发挥城乡现有文化资源极为丰富的比较优势,把本土文化资源优势为产业优势和经济优势。文化产业具有绿色产业和低碳经济的特点,将特色文化产业作为新型城镇化产业布局的优先选择产业,将新型城镇化过程中的“产城一体”与产业升级合二为一,对实现新型城镇经济可持续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少数民族地区是由多个民族组成的地区,民族文化资源和旅游文化资源非常丰富,这是少数民族地区文化资源优势的重要表现,由于受限于自身经济基础薄弱和文化基础设施不健全,以及人才的缺乏等原因,少数民族地区的文化产业发展水平还比较低,为了进一步发展少数民族文化产业,要不断创新特色文化产业发展思和实践。

  湖南少数民族地区特色文化产业发展有一定的基础,但是由于经济发展落后、文化资源开发利用不合理等因素影响,湖南少数民族地区特色文化产业发展面临诸多挑战。

  湖南是一个多民族省,全国56个民族,都有居民在境内生活。湖南省有汉族人口5686.35万人,占总人口的89.9%,少数民族人口641.07万人,占10.1%。少数民族中人口较多的是:土家族263.95万人,苗族192.15万人,侗族84.21万人,瑶族70.46万人,白族12.56万人,回族9.74万人,壮族2.36万人,蒙古族1.59万人,满族8206人,维吾尔族7939人。从行政区划上来看,湖南少数民族分布广泛,遍及全省14个市州及所辖各县市区,但多数在湘西、湘南一带,呈小聚居、大分散态势。湖南省有1个民族自治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辖1市7县)、7个民族自治县(即城步、麻阳2个苗族自治县,新晃、芷江、通道3个侗族自治县,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江华瑶族自治县)100个民族乡。此外,桑植县和张家界市永定区也享受自治地方优惠政策待遇。全省民族地区土地面积约占全省总面积的28%。

  从数量上来看,少数民族人口100万以上的有自治州、怀化、张家界;100万以下10万人以上的有永州、邵阳、常德市。少数民族呈大杂居、小聚居的态势,自治州、怀化、张家界、永州、邵阳、常德等6州市集中了全省96.86%的少数民族人口,其他8市的少数民族总和只占全省的3.14%。

  从民族分布来看,湖南几个人口较多的少数民族分布广泛,互相交错,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土家族主要分布在湘西州、张家界市和常德市,这3个州市有土家族244万人,占全省土家族人口的92.44%;苗族主要聚居在自治州、怀化市和邵阳市,3州市苗族人口186.75万人,占全省苗族人口的97.19%;侗族主要集中在怀化市,有80.12万人,占全省侗族人口的95.97%;瑶族以永州市为主,有51.38万人,占全省瑶族人口的72.82%;白族主要分布在张家界市,有人口10.46万人,占全省白族人口的82.93%;回族是湖南少数民族中分布最广泛的民族,全省绝大部分县市区都有回族人口,主要分布在常德、邵阳两市,有6.77万人,占全省回族人口的69.62%;壮族分布较散,主要聚居地在永州市,有1.48万人,占全省壮族人口的62.64%;维吾尔族人口总量不大,主要分布在常德市,有0.57万人,占全省维吾尔族人口的72.02%。

  从地理来看,湖南少数民族多分布在武陵山、雪峰山、南岭山脉及罗宵山等边远山区,而且大多集中在自北由西到南、与外省接壤的边界地区。如土家族、苗族主要集中在武陵山脉和雪峰山以西的地区;雪峰山南麓则为侗族的主要分布区域;湘南五岭山区以及罗宵山为瑶族的主要分布地。

  一是特色鲜明的民族文化为发展民族特色文化产业奠定了基础。湖南省少数民族特色村镇资源丰富。目前共有少数民族特色村镇9019个,其中具有和开发价值的2000多个。据新近出台的《湖南省旅游业“十三五”发展规划纲要》,湖南将强化全域旅游,以县域为基础,以景区景点为支撑,旅游功能区为载体,旅游走廊为纽带的全域旅游规划。全面优化旅游产品结构,丰富提升观光 旅游产品、大力发展休闲度假产品、积极开发专项旅游产品,推动以观光型旅游产品为主向观光、休闲度假、专项旅游产品在内的复合型产品体系转型,形成多点支 撑的发展格局和较为完备的旅游产品体系。5年时间里,湖南重点建设151个旅游重大项目,拉动旅游综合投资1万亿元以上,培育70个旅游资源重点县,建成35个全域旅游示范县、100个特色旅游小镇、500个特色旅游村,创建100家国家等级景区(其中4及以上50家),创建35家等级旅游度假区,其中民族地区共28个特色旅游小镇,主要分布在湘西州、怀化、张家界、邵阳、永州等市州。

  湖南民族文化底蕴丰厚。为提升民族文化的经济附加值,多年来,湖南省高度重视民族文化的挖掘、,通过建设民族文化传承、开展少数民族文艺调演等活动,不断提升民族文化影响力和经济附加值。湖南省内民族地区大胆探索民族文化市场化径,先后推出了《张家界·魅力湘西》《天门狐仙》《烟雨凤凰》等山水实景大戏,以舞台演出和情景剧的形式,将湘西独有的民族民间文化与湖湘文化有机结合,在为观众送上极富文化内涵的视听盛宴的同时,也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收益。《张家界·魅力湘西》演出15年来,观看演出的中外游客达800多万人次。2017年《天门狐仙》共演出275场,观众超50万人,门票收入近6000多万元。

  特别是湘西州作为民族地区,有着悠久的民族文化历史渊源,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土家族和苗族的民族文化源远流长,丰富多彩。从文化资源的形式上看,有存在于历史遗存遗址、特色民居建筑、历史文化名城名镇、特色民族服饰、民族民间工艺品等的有形民族文化资源,有存在于民族故事传说、语言文字、音乐舞蹈、绘画美术、习俗习惯、民族节庆等无形民族文化资源,可谓绚丽多姿、精深。湘西州的民族文化资源无论从储量、质量、特色都常突出的,甚至放到全省和全国范围都有优势。湘西的永顺县和龙山县有 “土家族露天博物馆”的美称,千年土司古都老司城,因电影“芙蓉镇”闻名的古镇,有着浓厚的土家族的民族特色; 土家山歌、土家民族服饰、土家织绵、土家族特色民居别具一格; 土家族原始舞蹈毛谷斯、摆手舞、梯玛神歌、打溜子、咚咚喹、哭嫁歌等民族音乐和舞蹈异彩纷呈,土家赶年、舍把节等节日文化独特。湘西的吉首市和凤凰县、花垣县是 “苗族的天堂”,凤凰古城、花垣边城、吉首德夯苗族风情浓郁古朴,苗族银饰、苗族工艺蜡染、扎染、傩文化独具魅力,苗族是能歌善舞的民族,每年的三月三、四月八、赶秋等节庆活动绚丽多彩。这些都为发展民族特色文化产业、打造民族文化品牌奠定了基础。

  二是具有以文化旅游业为代表的产业经济增长平台。据统计,湖南民族地区具有较高和开发价值的少数民族特色村镇达2000多个。2009年,湖南启动了少数民族特色村寨与发展试点工作,编制了《湖南省少数民族特色村镇与发展“十三五”规划》,建立了省、市州、县市区少数民族特色村镇项目库,开展了“湖南最美少数民族特色村镇”评选活动,集中资金大力支持少数民族特色村镇建设项目,打造了龙山捞车河土家村、靖州地笋苗寨、隆回崇木凼瑶寨等一批民族文化浓郁、综合实力较强、社会影响力较大的少数民族特色村镇,推动了民族地区精准扶贫。近五年,湖南省累计投入1.73亿元少数民族发展资金,引导整合各级各部门资金21.04亿元、社会资金21.46亿元,扶持建设了227个特色村镇。目前,不少特色村寨已成为民族地区精准脱贫的典型和示范。文化旅游产业异军突起,已初步建成以张家界、凤凰、崀山为主要景区的武陵山生态文化旅游圈。2014年民族地区24个县市区接待游客达8147.13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515.31亿元。

  湘西州列入国家西部大开发范围以来,民族经济快速发展,居民收入水平迅速提高,人们的审美情趣、娱乐休闲活动花样翻新,多元化、时尚化消费格局逐步形成,享受型、发展型的消费方式悄然兴起,有效刺激了文化娱乐消费的繁荣,带动了民族文化产业的迅速发展。特别是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凤凰古城”为龙头的旅游业的兴起,促进了文化产业与旅游产业的融合。以文化旅游业为平台,在文化产业的整个产业链条上,带动了众多的经济增长点,如影视创作、图书出版、民族服装、文化交流等。随着对湘西州民族文化资源的深度开发,对民族文化创意的不断提升,必将生产出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具有鲜活生命力的民族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成为民族特色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有力支撑。不少地区通过树立产业集成的思想,开始着手构建完整的文化旅游产业价值链,促进产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和不断创新。如张家界围绕旅游业的发展,不断延伸产业链,大力发展旅游商品产业集群,旅游商品企业生产的产品品种由80 余种增加到 1500 余种,桑植惊梦酒业开发的竹筒特制酒、军声画院的民俗风情砂石画、秀华山馆的微缩工艺品、食品的山野菜、金秋公司的“同一首歌”系列小吃及宏富食品的“老野葛” 等都深受市场欢迎。

  三是政策扶持是民族特色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保障。主要表现为国家现在大力提倡和支持发展文化产业,尤其是大力提倡和支持发展有特色的民族传统文化产业。而民族地区本身就有着丰富的民族传统文化资源优势,这无疑给民族地文化产业的发展带来。湖南省党委部门是十分重视当地特色文化产业的发展的,为了发展当地的文化产业,都制定了不少扶持政策。

  一是经济总量偏小影响特色文化产业发展。民族地区总面积和总人口分别占全省的17.8%和10.1%,但其P 总值和财政总收入却只占全省的4.48%和3.67%。 产业化程度低。主要是经济缺乏强有力的产业支撑,农业种植结构不合理,组织化、专业化程度低,农产品精深加工率低,且未形成规模。尤其是工业企业、农业龙头企业少,产业链短。城镇程度低。民族地区城市化率只有25%,低于全省13.7个百分点。参与国内国际市场资源配置能力弱。财政包袱沉重。属于典型的吃饭财政,一些必要的公益事业缺乏资金投入。上述情况影响到民族地区新型文化业态的培育。

  文化产业规模总体偏小,龙头核心企业缺乏。从表现形式上看,文化产品短缺,特别是深植于民族文化的精品短缺; 没有民间民俗文化艺术产品专业市场,往往是小摊小贩的销售; 没有高水平的文化服务企业,多是小作坊式生产; 文化的知识产权流失严重; 民族文化产业在总体上缺乏竞争力,表现出经营单位众多,产业集约化程度不高,资源极度分散的特点。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新兴行业,缺乏规模大、产值高、人才多、能带动民族文化产业发展的龙头企业。

  精品化和规模化程度低。民族地区在开发文化资源的过程中没有充分发挥文化旅游资源品位高、类别全、卖点好的特色,精品战略意识不足,致使文化产品特色不足、效益较低。例如,部分旅游景点由于缺乏细致的研究和考察,大量的复制其它景区已有的民俗表演、民间工艺品、节日祭祀、生产生活方式等民俗景观,导致民族边区各景点文化表现形式千篇一律,缺乏独特性,失去了吸引力,甚至原本严肃神圣、寓意深刻的民族仪式也因此庸俗化的境地。

  二是文化体制滞后,管理体制了文化产业发展。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完善,文化产业发展所依赖的物质基础和社会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文化产业体制迫切需要深化。行政部门的分割,多头管理,造成文化单位小而散、量多质次、布局既分散又重复,投资不足与重复投资的问题并存,资金分散与资金使用效益低下并存。用计划经济的手段管理文化产业,文化单位作为行政附属物,缺乏自主权和发展能力。行政性的文化资源配置效率低,结构不合理,文化单位缺乏竞争和创新发展能力。表现出 “是投资主体,领导是基本观众,获是主要目的,仓库是最终归宿”的局面。文化产业体制还存在政企不分、职能重复,文化产业与文化事业概念模糊等问题。不少文化企事业单位市场意识淡薄,缺乏危机感,习惯于用来管理,用的资金来生产,忽视成本核算,缺乏效益观念,缺乏市场和产业意识,缺乏按市场规则进行管理和运作的经验,没有形成的市场竞争主体。

  三是投融资机制缺乏活力,产业发展资金不足。近年来,以文化演艺业为代表的湖南民族地区文化旅游业开始逐步发展壮大,一定程度上带动了文化产业的发展。但是,湖南民族地区大多数文化单位属国有性质,投融资体制仍未突破投资主体单一化的政策框架,社会化、多元化、市场化的文化投融资渠道不够畅通,资金的来源主要靠投入和财政优惠政策,在调动民营资本和引进外资发展文化产业方面尚缺乏强有力的政策支撑; 民营企业经费筹集渠道十分单一,大多数经费来源于企业自有资金,风险投资体系和机制远未形成,致使风险投资机构缺乏,风险资金量不足,技术和风险资金结合相当困难,发展资金短缺是湖南民族地区新型文化业态的培育发展的一个突出难题

  四是文化产业创新能力较弱,专业人才严重短缺。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也是特色文化产业发展发展的灵魂。湖南民族地区文化产品开发仍停留在传统原始制作上,没有发展、没有创新,缺少市场的运作、商业的包装,文化产业普遍存在质量档次不高,科技含量较低,技术创新和应用能力较弱的特点。民族文化人才队伍总量与质量亟待加强。由于本土文化消费能力低,本土人才流失严重,引用人才更是难上加难。湖南民族地区的传统文化产业,如新闻出版、影视业等,虽然有不少从业者,但需要提高整体综合素质,还需要培养、引进一批高起点、高素质的人才充实到传统文化产业领域。在新兴文化产业,如互联网信息服务业、广告业等方面的人才也十分紧缺。文化产业是一个综合型的行业,要真正实现民族文化产业的新生,需要一批艺术人才、技术人才、策划人才、经营人才等,当务之急是需要培养一批精、深、优、博的文化继承人,塑造一支善经营、懂科技、会管理的专业人才队伍。

  五是文化产业基础设施落后,文化市场化程度不高。湖南民族地区文化基础设施普遍处于落后、老化的现状,民间文艺尚待恢复与传承,民俗文化有待挖掘与复兴,非物质文化遗产急需与抢修。由于文化基础设施的滞后,文化产业发展硬件建设的落后,群众休闲娱乐的场所有限,公共文化服务提供能力不强,在一定程度上了文化产业的发展。文化产业增加值、文化产业主营业务收入和营业利润均处于偏低水平,说明湖南民族地区文化及相关产业盈利水平、市场化程度不高。用文化产业中最有活力、发展最快并极具高附加值的传媒产业来举例,传媒产业的经济本质是 “影响力消费经济”,而湖南民族地区的传媒产业影响力明显不足,运用数字技术对传统新闻出版业、影视业进行转型升级的速度比较缓慢。

  湖南民族地区发展特色文化产业不能照搬照抄发达地区经验,必须结合民族地区的实际,积极探索民族地区特色发展文化产业的新径和新举措,找到一条符合湖南民族地区实际情况的新型发展道。

  自从提出深入文化体制以来,管理文化产业的方式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仍然管得太多、太死,文化事业得到一定和的发展,文化产业的发展却始终动力不足,特别是在民族地区,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这是制约民族地区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民族地区文化产业发展的着眼点,需要当地从原来主要运用转向主要运用经济手段,由原来直接管理转向间接管理,运用经济手段、法律手段和必要的调节文化市场的供求关系,营造适宜的市场,从而引导文化企业作出正确的经营决策。对、文化市场和文化企业的职责及其功能进行科学定位,真正实现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和管办分开。

  保持地方特色成为城镇化进程中少数民族地区培育新型文化业态的落脚点。只有发展具有独特的、地域的、民族的文化,才有可能形成自己的文化优势,增强地区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地方应根据本地的传统和特点发展自己的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制定出符合自身文化发展的规划,走出自己的道,避免盲目追求发展速度。

  进一步完善促进民族地区文化产业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的相关政策。通过主导、创意、科技提升、金融财税支持、健全市场机制、促进产业融合等途径,因地制宜推进民族地区传统文化产业向现代文化创意产业转型升级,形成各具特色的文化创业创意园区。打造民族地区文化与科技融合的示范,把重大项目纳入国家和地方发展规划。贯彻落实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对特困民族地区、农村牧区、边远山区文化产业发展给予重点支持,同时探索建立扶持民族地区文化产业发展的差别化区域政策。在产业拓展中,要注重延续城市历史文脉,建设有历史记忆、民族和地域特点的特色文化村镇,原始风貌、文化特色和自然生态。

  制定系列扶持政策和项目,把大湘西作为一个增长极来打造,出台一系列优惠扶持政策,如产业政策、融资政策、人才政策等,鼓励和培育大湘西新型文化业态做大做强。像扶持新型工业化、打造长株潭新区、推进湘西大开发一样,重视和关注大湘西新型文化业态发展,实施政策倾斜和政策。确定和扶持一批有战略意义的产业园区和项目,通过项目运作和市场运营把大湘西的文化旅游资源有效整合起来。引导国家、省、市文化旅游产业的企业、核心企业对接大湘西,实施项目和资金倾斜。

  城镇化进程中的产业联动是少数民族特色文化资源的和创意开发的重要方式。城镇化要有产业支撑,将文化的内涵价值与服务功能提取出来,即是产业联动的重要素材,又是促成产业联动的导向目标。而产业联动作为传统文化资源继承与开发的重要方式,是为社会、当地群众和部门、相关专家学者所接受的方式。

  品牌要打响。在强大的资本后盾支持下,策划团队或原创素材,或不断搜寻符合市场口味的作品,并实现文化资源的共享转换,通常由文本为源头,逐步向影视、网游、动漫乃至实体产品发展。以“神秘大湘西”为依托,深入开展对民族文化的研究,挖掘内涵,如民族风情、民间习俗、文化活动、传统艺术、民间技艺、民族服饰,人文建筑、历史文化遗址等,加快与旅游业的融合与优势互补,精心打造精品景区和精品线。在文化旅游产品的开发过程中,展现特色、突出特色。大湘西地区涉及湘西州、怀化、张家界等多个地区,其文化资源具有较多的共同之处,只有各方加强合作才能更好地实现文化资源和旅游资源的融合,促进区域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大湘西各地区要加强区域旅游合作,可成立专门的管理机构,在文化产业与旅游业的产业发展布局上,进行系统和科学的统筹和协调; 建立区域联席会议制度,建立区域合作框架协议,共同开拓市场,打造区域旅游品牌,形成合理的旅游产业布局; 力求避免低水平重复开发建设,实现旅游产品的差异化与个性化,改变旅游产品的布局结构。

  寻求城镇化进程中文化资源开发的产业创意模式是重点。投资要多元。新兴文化业态的前期开发成本昂贵。因此,必须投资规模,宜于多元化投融资。主要包括以下几种模式:一是项目开发模式。项目开发模式是指通过对城市文化资源的遴选、整合与重组,在科学规划基础上,推出城市文化品牌项目或经典特色项目进行市场化运作经营,实现特色文化资源的产业和价值增值。二是文化资源的单体开发模式。顾名思义,这种开发模式是指对典型性个体特色文化资源进行直接的开发和产业。这种开发模式简单易行,特别适合于城市人文旅游景区点、历史街区、古建遗址、文化传说、教礼仪、饮食习俗等个性特征突出、相对性较强的文化资源系统。三是文化节庆开发模式。节庆开发模式是指以地方节庆为载体,通过对民俗文化资源的挖掘和整合,并赋予新的地方文化资源内涵来实现对地域城市文化资源的资本。四是城市运营商开发模式。所谓城市运营商模式,是指城市文化资源的资本通过委托或承包方式,由运营城市或区域的发展商来进行城市文化资源开发的产业模式。

  深刻认识科技创新在少数民族地区培育新型文化业态中的支撑和引领作用。着力提升文化科技自主创新能力。首先,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科技创新程度决定着文化的发展水平和文化的生产规模,是民族特色文化资源向文化资本和现实生产力的根本动力,也是推进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创造性、创新性发展和民族地区文化产业转型升级的强大引擎,对后发地区来说更是如此。其次,着力促进民族地区特色文化产业和公共文化事业协调发展,促进传统与现代、文化与科技、文化产业与其他产业的协调发展、融合发展。其三,民族地区文化产业具有技术含量高、污染小的绿色低碳特征,以科技创新为依托的文化经济,大大减少了对自然资源的依赖、能源的消耗和的,不仅具有附加值高的特点,而且代表着当今产业变革的方向。其四,民族地区文化产业发展必须深化对内对外,尤其是在“一带一”建设中,实现技术和市场互利共赢及文化包容互鉴等,让具有民族特色、时代气息和原创性的文化产品及文化品牌世界。其五,依靠科技创新,让各民族群众共享低成本、广覆盖、高质量的文化发展,发展信息网络技术,消除不同民族、不同区域、不同收入人群间的数字鸿沟。

  根据充分的理论基础梳理,从产业经济学、经济地理学、文化社会学等综合学科视角出发,构建一个基于传统文化传承的产业联动机制,分别从产业联动的导向机制、动力机制、径机制和保障机制四个方面进行分析。这就要求既要注重主导和社会参与的结合,又要建立传统文化的知识产权制度,还要培育传统文化旅游景区和产业。

  多元包容和多方产业联动参与是地方文化传承的主要发展方式。湖湘文化是湖南地方文化的主要内容,但湖南文化并不仅仅是湖湘文化。或者说,湖南文化并不能简单地等同于湖湘文化。从文化基因来看,湖南文化是中原的外来移民与本土土著居民特别是少数民族相互融合后的产物。至今还有大量少数民族分布在湖南山区农村。可以说湖南文化从空间分布特点上来看,是一种以湖湘文化为核心、以土家、苗、侗和瑶族为代表的少数民族多元文化所包围的核心-边缘结构。因此,在强调湖湘文化基本的时候,不能忽略湖南诸多少数民族的存在及其特殊性,应以一种包容的心态,通过培育新型文化业态让体现汉民族精英文化的湖湘文化基本与各具特色的少数民族文化共同发展。

  【本文系湖南社科基金智库专项重点课题《湘社科(2018)9号》的阶段性。执笔人:修,湖南省委党校教授、图书馆长。邮编:410006】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