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记娱乐h88官网_www.h88.com_和记娱乐h88

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娱乐  小说

张爱玲艺术是我的另一个天才梦

张爱玲艺术是我的另一个天才梦  李碧华说:“张爱玲三个字,当中纷红骇绿,影响了大半个世纪…

原标题:张爱玲艺术是我的另一个天才梦

  李碧华说:“张爱玲三个字,当中纷红骇绿,影响了大半个世纪。她是一口任由人士四方君子尽情来淘的古井,大方得很,又放很……再怎么淘,都超越不了。”

  提及张爱玲,我们往往会想到她的作家身份。其实,张爱玲在艺术上也非常有天分,做过插图,画过封面,同样是超一流的水准。

  她说:“生平第一次赚钱,是在中学时代,画了一张漫画投到英文《大美晚报》上,报馆里给了我五块钱,我立刻去买了小号的丹琪唇膏。”

  “九岁时,我踌躇着不知道应当选择音乐或美术作我的终身的事业,看了一张描写穷困画家的影片后,我哭了一场,决定做一个钢琴家,在富丽堂皇的音乐厅里演奏。”

  上述话语虽令人啼笑皆非,但可以看出,张爱玲对于美术,绝不是一般的驻足者。

  目前留存的张爱玲的第一幅画作,是她绘制于中学时期的《某同学之甜梦》。那是一个少女对于物质的最为坦诚的向往。

  某同学的梦为什么这么甜?睡着的少女身边有一个沉甸甸的美元大布袋,布袋里飞出的是诱人的元宝,拿着这些元宝,她可以去理发店里剪一个时髦的发型,换上短袖旗袍,在纷纭的高跟皮鞋里挑出一双,换掉自己的布鞋……成长、、物质、摩登、欣喜全在这里面了。

  想来因为穿着而自惭形秽的张爱玲,看到圣校同学洋派的装束和活泼的笑容时,这个拜金主义的甜梦,必定是真实、而可爱地抵达她的幻想吧?

  《算命者的预言》一共有四幅,这里展示其中两幅。这几幅画以真人照片与形式相结合的方式绘制。

  毕业前夕,张爱玲向同学们讨要照片,根据每个同学留给她的印象给大家配图片,她把自己画成在看水晶球的预言者,在画纸上记录了三十五个女生不平凡的未来畅想。

  圣校时期对寡言的张爱玲来说也必定是宝贵的,所以她才会那么认真地观察每一位同学的特点并细致摹画,在毕业时送大家这样一份礼物。

  而她给六年同窗顾淑琪的毕业留言,更展现出少女时代的张爱玲不同于同龄人的深沉与才情:

  “替我告诉虞山,只有它,静肃、壮美的它,配做你的伴侣;也只有你,天真泼剌的你,配做它的乡亲。”

  1944年,张爱玲的小说集《传奇》面世,初版封面为蓝绿色,“传奇,张爱玲著”几个大字。

  她说:“等我的书出版了,我要走到每一个报摊上去看看,我要我最喜欢的蓝绿色的封面给报摊上开一扇夜蓝的小窗子,人们可以在窗口看月亮,看热闹。我要问报贩,装出不相干的样子:‘销还好吗?——太贵了!这么贵,真还有人买吗?’呵,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

  正如张爱玲所言,她实现了出名趁早,年仅二十四岁,《传奇》便带着张爱玲这个名字火遍。时至今日,她笔下的爱情还为人们津津乐道。

  值得一提的是,《传奇》中所有插画皆为张爱玲亲手绘制,这些画用另一种方式向读者传达张爱玲对笔下人物的理解。

  《传奇》增订版封面由张爱玲和炎樱合作完成,炎樱负责前面时装仕女图部分,而后面那个诡异的人形则是张爱玲的手笔。

  “在栏杆外,很突兀地,有个比例不对的人形,那是现代人,非常好奇地孜孜往里窥视。如果这画面有使人感到不安的地方,那也正是我希望造成的气氛。”

  她说:“以前《》是引自一句英文——诗?written on water(水上写的字),是说它不持久,而又希望它像传得一样快。”

  而封面那没有面孔的女人,是否在暗示自己就像那没有面目的“制造者”呢?我们不得而知。

  张爱玲在《谈女人》中说:“女人的里面有一点地母的根芽,可爱的女人是真可爱。”

  《天地》封面的这个少女既有类似神的悲悯,又有着地母的根芽。“安静””肉感””像做梦一样反映出深沉的天性的骚动。”

  “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可是我一天也不能克服这种咬啮性的小烦恼,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

  “我平常看人,容易把人看扁了,扁的小纸人,放在书里比较便利。”于是,张爱玲将她对世态人情的深刻观察细致地在她的画作中表现出来。

  终其一生,张爱玲浓墨重彩地在衣服上堆积情感,服装似乎是她的一种声明。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对于不会说话的人,衣服是一种语言,随身带着的一种袖珍戏剧。”

  这种极端喜爱体现在行为上,是奇装异服,体现在画作中,便是各种各样的服饰图。

  她的艺术作品和她的文字一样,让我们惊叹不已。就像鲁迅的设计才能一样,张爱玲在这方面也有着天才一样的直觉。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