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记娱乐h88官网_www.h88.com_和记娱乐h88

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娱乐  杂谈

一声号召 坚守一生

一声号召 坚守一生  中国人民银行已走过70年历程…

原标题:一声号召 坚守一生

  中国人民银行已走过70年历程。回望西北地区人民银行初创时的岁月,笔者不禁想起了一群来自黄浦江畔的年轻人,他们为了一声号召——祖国需要,舍小家为国家,满腔热情参加西北地区人民银行建设,并在黄土高原坚守一生。

  1948年12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由西北农民银行、华北银行和北海银行合并,在当时还是根据地的诞生。紧接着,人民银行西北区行于1949年4月15日在延安挂牌。当时的解放战争势如破竹,西北区行随着解放大军南下,于5月23日迁至西安办公。此后,西北各地人民银行分支机构也陆续建立,星罗棋布,遍及城乡。

  当时的人民银行真正是“一统天下”,兼具中央银行与商业银行双重职能。人民银行的基层单位直接办理信贷、结算、现金收付等业务,需要大量熟练人手。但由于历史原因,整个西北地区银行专业人才十分匮乏,严重影响了人民银行各项工作开展,也拖了经济建设后腿。而上海地区银行机构密集,专业人才几乎占了全国一半。于是,人民银行西北区行通过华东区行向上海紧急求援。上海市委对此十分重视和支持,动员了2059名年富力强、有业务才能和工作经验的银行业志愿者,于1952年驰援陕、甘、青、新四省区。顿时充实了西北各地人民银行机构业务力量,困难马上迎刃而解。

  曾在西北工作的原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乔培新曾高度赞扬从上海来的这批志愿者:“西北地区金融业原来基础很差,有些银行营业所、信用社员工连账都不会记。上海这批有经验的同志来了以后,通过言传身教,使这里的面貌一下子大变了样。上海这批同志功不可没。”

  然而,响应党的号召,告别繁华的大都市,背井离乡,千里迢迢到贫瘠的大西北工作,对这批志愿者中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极大挑战。将心比心,他们跨出这一步非常不易。此前,上海还没有向外地成批输送建设人才的先例,许多人听说动员一批捧着“金饭碗”的银行职员支援遥远而落后的西北,都摇头了。许多人尤其怀疑,有些生于富贵人家的银行职员,从小就养尊处优,他们得住在西北生活的巨大落差吗?

  人们显然低估了这些银行职员的。像那个年代所有热血青年一样,党的一声号召响起,他们一呼百应。短短几天,就有6200多位年轻的银行职员,包括不少家境比较富裕的都主动站出来让祖国挑选。被选中的银行职员义无反顾背起行囊,服从调遣,赤子,无问西东。

  这群来自上海的银行志愿者到了西北各地以后,凭着业务功底以及上海人特有的敬业和精明,兢兢业业,大展身手,成了各地银行的“台柱子”和标杆,并且手把手地带出了许多“高徒”。他们中的许多人被评为优秀员、先进工作者,有的人还获得“五一”劳动章、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或被评为“最美基层央行人”。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尽管工作和生活条件比较艰苦,但不忘初心,坚守在祖国需要的地方,终其一生。可以说,他们一个个都向党交出了无愧于时代的合格答卷,凝聚着他们的心血,镌刻着他们的忠诚。

  2009年第十期《西北金融通讯》上,宋波的《花落无声》一文,记述了一对夫妇支援大西北的故事。曾是位富家千金,父亲曾泽生秘制云南白药,富甲一方。抗战时,他向出征将士捐赠5万瓶云南白药。曾与丈夫陈贵修分别毕业于暨南大学和大学,新中国诞生后,双双在上海金城银行供职。他们在上海繁华地段拥有三层洋房,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但当他们听到党号召支援西北,在父辈爱国主义思想熏陶下,毅然放弃一切身外之物,满怀地奔赴西北。

  他们到了西安后,生活条件一下从天空落到地面:五口之家挤在甜水井的一处土坯房里,用惯自来水的保姆吃不了挑水这个苦,撂下水担回了上海;曾夫妇则坚守初心,带着一双咿呀学语的幼儿,开始了在西北创业的曲折人生。不久,陈贵修英年早逝,曾历尽艰辛坎坷,始终笑对人生,无怨无悔,把一生献给了西北央行事业。

  在人民银行西安分行编的《往事如歌》一书中,收录了谢贵清《当年那些事——老银行工作者回忆录》,文中讲述了一个“值得尊敬的群体”:1953年(应为1952年),甘肃定西地区榆中县支行分配来14位上海志愿者,他们大多生活富裕,有的出身名门,家世显赫。定西地区是左棠称为“苦甲天下”的穷地方,在巨大落差面前,有的人实在吃不了这个苦,设法回了原籍,但有9个人不畏艰苦,硬是把根牢牢扎进榆中黄土地里。当地干部非常尊敬这个群体,昵称他们为“阿拉们”。

  文章说:“阿拉们真了不起,个个文化水平高,业务精通,让我们这些‘土包子’大开眼界……贝聿萼是世界建筑大师贝聿铭的堂弟,在上海金融界非常有名,人称‘苏州小贝’。夏琛打得一手好算盘,一只眼睛盯着账表,另一只眼睛盯着算盘,只见手指来回晃动,令人眼花缭乱,成为县城一绝。有人专门跑到银行营业室偷看她‘表演’,感觉就像欣赏杂技一样,令人不可思议。”

  作者在故事后面写了一段发自肺腑的感言:“我对‘阿拉们’的敬佩、羡慕由来已久,但让我却是多年以后的事。1986年我首次到了上海,亲眼看到大城市的繁华,悬殊对比之下,我想起那些‘阿拉们’的选择和坚守,将心比心,觉得他们的思想境界太崇高了,彻底让我折服了。”

  原上海金融业支援西北第九大队大队长陈俊明在1999年5月上海银行业同仁《通讯》上发表《青春无悔》一文。文章说,近半个世纪过去了,他找出由青海人民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李南山报告文学选》,再次阅读了其中《列车西去》一文,作者在这篇作品中,满怀描述一群上海银行志愿者,战斗在海拔高、缺氧、条件十分艰苦的青海高原的感人事迹,读来催人泪下,激人奋进。尤其值得一读的是一段题记:“他们,在生活的大道上迅跑,远去,默默地远去,越来越小,渐渐消失。只有沿着那些依稀可辨的脚印,迎头赶去的时候,你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越来越大,比你想像的高大得多……”

  《青春无悔》一文还提到上海支援西北的志愿者中的两个人。一个是叶学海,原分配在青海民和县支行工作,后抽调去农村任职7年,在十分艰苦中得了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大出血,调回省城西宁后,他一直站完“最后一班岗”,硬撑到退休才告老返沪。另一个是徐文华。“1993年11月徐文华病危,我去(西安)医院看望时,他挣扎着靠坐在叠起的被褥上对我说,这一辈子对得起组织,无愧于人民了!我记得他原先是留上海的,还为我们支援西北的同仁搞后勤服务,后来他积极要求,组织才批准他和我们一起来西北的。对此,他临终前不仅无怨无悔,还引以自豪。”陈俊明说,上海志愿者群体在西北大地谱写的这一曲曲奉献之歌一直在脑海里回荡。

  光阴荏苒,那段历史已经远去。如今,当年的这群志愿者都已淡出人们记忆,许多人悄然离开了这个世界,健在的也都步入了耄耋之年。但人们不应忘记,他们曾经在青葱岁月中,响应党的号召,将青春梦想投入到国家建设中,为国家、为人民奉献了青春年华,对改变当时西北金融面貌功不可没。他们身上蕴藏的家国情怀和奉献更是留给后人的一笔财富。年轻的一代应当从他们激昂着爱国深情与奋斗热血的历史画卷中,从这群舍小家为国家的志愿者身上汲取养分,在新时代的春天里,高歌前行,奋进不息,在实现中国梦的生动实践中放飞青春梦想,在为人民利益的不懈奋斗中书写人生华章。

  愿前辈的家国情怀和奉献代代薪火相传,历久弥新!愿央行事业的明天更加辉煌!

  市海淀备案号:11010845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